烛阴掌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本色芳华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风华万千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南柯新梦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临水镜影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知己难求
 
 

踏雪留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八方入耳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蒼朱】Doctor&Boss Case Eleven 蛇蝎女 1
----------------------------------------------------------------
 
Maryanna 发表于 2013-8-13 8:04:00
 

1

已經有五年沒有見過孤月了,哦,對,應該說是挽月,她在七年前給自己改了名。至於爲什麽要改,想到這件事就讓朱武的頭又疼起來了。

當時他記得挽月磨著指甲,眼神頗有些怨毒的看著被自己抱在懷中的黥武,一副恨不得上來掐死孩子的樣子。

磨著磨著她就扔了指甲刀,“老二也就算了,現在連他的這個小東西也要占了銀鍠姓氏的一席之地,真是令人煩躁。”

在自己這個妹妹瞎折騰的時候,最好的應對就是不應對。朱武沒搭理她,只想補劍缺快點忙完過來,交代完事情他就走。

“我不是唯一的聯繫,我不能忍受。”銀鍠家刁蠻的大小姐唰的站起來,然後跑了出去。朱武沒問她去哪兒,反正等她再回來,她所有證件上的名字都變成了朱聞挽月。

她想要獨一份的聯繫,所以就把名字改成了自己常用化名的相關。

那時候她笑的一臉甜蜜的抱著自己胳膊說,“以後你就是我一個人的蒼日,不管有多少人喊你朱武,只有我是不一樣的,你是我一個人的。”

朱武當時沒說什麽,挽月對自己所抱有的那種執著又扭曲的感情,他不能給予回應。但對這個作起來旱魃看見她都繞道走的小妹,去糾正她又只能搞得全組織都不得安寧。所以,對上挽月,朱武基本採取的是消極的混過去的態度。

由著她說,由著她胡鬧,只要不過分的越界,就隨她去。

但挽月陰森森的那句“你是我一個人的”還是讓朱武有點背脊生寒。

所以五年前,當家族內的老人家建議讓挽月和伏嬰師定親的時候,朱武明明知道這事兒不靠譜,還是點頭答應了。

這就導致了挽月一怒離家出走,直到今天才再次出現在自己眼前。

順帶說一句,其實五年前伏嬰師也收拾好了包袱要走人,不過挽月比他早一步離開,所以就省了伏嬰師的力。

五年之後,看著如今坐在面前的挽月,穿者打扮上倒與以往沒什麽不同。

但她悲傷著啜泣的樣子卻讓朱武覺得非常陌生。

朱武一直覺得,自己這三十幾年人生里,遇到過的最可怕的異性,應該就是他這個小妹。但他這個破壞度堪比哥斯拉的妹妹,如今卻正在無助的哭泣,莫名的透著一股子柔弱的勁兒頭。她露出的手臂上有青紫的瘀傷,被厚厚的妝容掩蓋住的眼角和唇角也都有隱約可見的破損。而且與這情況相襯的,挽月正在哭訴自己被家暴的現實。

家暴,被一個朱武想破腦袋也覺得沒可能的人。

當年迫於家中那群老人家的壓力,伏嬰師作為“未婚夫”敷衍的派出一名手下前去暗中保護挽月。左門佑軍,在朱武的印象里,這是個老實又沉默的孩子。

可挽月卻露出傷口告訴自己,他並非外表上的無害。自從半年前他們在國外註冊結婚後,他潛藏的可怕暴力傾向就顯露了出來。這半年來,挽月時不時就要遭受拳腳相加,苦不堪言。這次挽月是好不容易才得到機會,終於找到了被左門藏起來的護照,才得以回到苦境求救。她訴說著半年來的艱辛,哭的像個淚人。

朱武對這事情的展開方向有些疑慮,但挽月哭個不停的樣子讓他想到了她小的時候。她跟伏嬰師在某些事情上有些相像,都是車禍中父母雙亡,自己面容上都有一定的缺陷,只是他們對此在幼時的表現方式有所不同。

伏嬰師會躲在陰暗的角落里一個人默默的承受,而挽月會在自己和二弟的面前哭的天搖地動,尋求兄長們的安慰和照顧。

雖然並不完全確信她的話,但就如看見她幼時哭泣同樣,朱武沒法放著不管。

“他有沒有追著你回來,警方會查證的。但在這段時間,爲了你的人身安全考慮,我希望你能住在警局安排的安全屋,並且換掉手機號碼。最好使用安全屋座機,當然,座機的電話會被警方監聽,保證你不受到騷擾。”

朱武說到這裡,看了看一旁始終沉默著沒開過口的蒼。局長大人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了這個做法,安全屋算是成功批下來了。那麼,接下來就是看挽月的反應了。以朱武對挽月的瞭解,其實他最擔心的是這個不安分的小妹不肯去住安全屋,非要纏著自己不放。

然而這一次他的預判卻出錯了,挽月竟然乖巧的完全出乎他意料。她拿紙巾擦掉臉上的淚水,被眼淚化掉的妝容看上去有些狼狽。

她輕輕的點頭,“好,我會服從警方的安排,蒼日你決定就好。”

朱武楞了幾秒鐘,這真是大方得體善解人意的他完全認不出了。看著低眉順目的挽月適應了一會兒,朱武才繼續道,“我今天剛結了個大案,得早點回去休息。這樣,今晚就安排局裡夜班的同事安排你先去安全屋,明天我再去看你,具體瞭解一下情況。”

“嗯,我明白了。”

等回到家躺在沙發上,朱武都沒從“善解人意”的小妹這個衝擊中緩過來。他腦中不由跳躍性的想到一些科幻電影,掉包換臉那種。其實,也許今天看到的那個挽月,根本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

朱武覺得,對方是個換了臉的陌生人陰謀家這一點,都比挽月真的轉了性子好接受。

看見他這三觀受到衝擊的樣子,蒼給他倒了半杯西柚汁,兌了小半杯vodka

“定定神。”

接過去喝了一口,朱武覺得如果給自己一杯的話定神效果更佳。不過以蒼的性格,親自給了自己小半杯就得滿懷感恩之情了,放在十年前,這傢伙完全是禁煙禁酒的標準牌。

“我是不是在做噩夢?”

“她性格變好對你來說是噩夢?”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沒人能改的那麼徹底,她這樣反常我總覺得地球要毀滅了。”

“從科學的角度看,即使她的性格變化很突兀,也跟地球毀滅沒有任何聯繫。如果你要說災難發生前的磁場變化的話,我想比起人類,動物會更先有感應,特別是一些小型動物。”

朱武覺得話題再像詭異的方向發展,“你想說什麽?”

“我想告訴你,除非你妹妹的神經感應結構异於常人,與蟑螂或者老鼠甚至犬科等物種更為接近。不然的話,她的性格大變無法預示世界末日。”

“蒼教授你是在逗我玩么?”

“你剛發現么?”

就在朱武考慮要不要浪費最後一點精力去掐蒼脖子的時候,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妖異的吟唱聲充滿了整個客廳。

“天呐,別這樣……”朱武抬手抵住額頭,一副受不了的樣子,“我現在一點都不想聽到襲滅的聲音,他除了訓我之外就找不到其他給我打電話的理由,我不要聽他講話。”

可惜電話鈴聲頑強的響著,一點都沒有掛斷的打算。

朱武哀求似的看向蒼,於是局長大人大發慈悲狀的替他接了電話。

“晚上好,襲滅。”

“怎麼是你?那個敗家子呢?”

蒼瞥了一眼沙發上的朱武,“躺尸中。”

“算了,這件事跟你說也行。”

“如果是要我們心理建設朱聞挽月回到苦境的事,我想你已經晚了,我們在半小時前剛與她道別。”

襲滅天來那頭音量拔高了百分之三百,“什麽?你說那個女魔頭回來了!”

蒼挑了下眉尾,“如果不是關於她的事,你這時候打電話來是想說什麽?”

“那個女魔頭真的回來了?”

“是的,她回來了。不過好像你口中的女魔頭已經變成了溫順的小綿羊,還是需要保護的那種。”

“這個笑話不好笑。”

“襲滅,我知道朱聞挽月回到苦境這個消息很震撼,但既然你那麼晚打電話過來,我想你要說的事也很重要。”

那頭襲滅天來被這麼一提醒猛然驚覺,“對,非常緊急。總之,如果朱武實在不想動,麻煩你盡一下執法者的義務動一下。我想你現在出門去內部調查科辦公室的話,應該還有三成可能性能攔住他。”

“誰?”

“旱魃。”

蒼覺得襲滅天來有些反應過度,“閻魔旱魃只要在苦境,他就有一大半的時間都會用在找練峨眉幹架上,沒必要特地去阻止吧?”

閻魔旱魃的名字讓朱武的注意力集中了一些,他看向蒼,然後不知道對面的襲滅天來到底說了什麽。他看見蒼臉色略嚴肅的掛掉電話,然後也回看向了自己。

“我知道你現在很累,但我們現在有必要去阻止一下閻魔旱魃。”

“你剛才不是跟襲滅說旱魃找練姐打架沒什麽好阻止的么?”

“因為我說的是打架,但他今天不是去打架的。”

“總不會是表白。”朱武輕飄飄的說,但蒼的眼神卻讓他神經一凜,“喂,你幹嘛這種表情,沒那麼誇張吧?這都被我說中……”

“他是帶著鮮花和香檳去表白的。”

“蒼教授你又逗我呢吧?”

“我的樣子像么?”

“不像。”朱武一副吃錯東西的微妙表情,“所以到底爲什麽會這樣?”

“不清楚,但最近閻魔旱魃與狂龍一聲笑多有接觸,襲滅推斷可能是狂龍給了他一些奇怪的影響。”

認命的出門,朱武心裡想著旱魃這次欠他的可多了。從公寓到內部調查科辦公樓開車半個多小時,朱武幾乎是睡過去的。等到了之後,朱武剛要問秘書室的警員有沒有看見手持香檳和玫瑰花束的高大男子來過,就被蒼在肩膀上戳了兩下。

疑問的回過頭,蒼朝前方指了指,關閉的電梯門縫隙中,朱武看到了閻魔旱魃熟悉的臉。

“我放棄,來不及了。”

蒼沉靜的說,“只有四樓,爬樓梯應該趕得上。”

“兩樓我都不想爬,我放棄。”

“我先上去,你自己跟著。”

“我抗議我反對,你這是專制。喂,你真的就這樣走啦!”

好樣的……朱武捏了捏拳頭,跟了上去,並且決定把這筆賬統統算在閻魔旱魃的頭上,等事情解決之後一併清算。

到了練峨眉的辦公室門口的走廊外,朱武發現蒼站著不動了,狐疑的走過去拍了拍他。

“幹嘛杵在這裡裝雕像?”

“因為他們都沒動作,我怕現在突然打破僵局反而不好。”

朱武越過蒼的肩膀,看清了練峨眉辦公室內的情況。哇,這個陣容略顯精彩了一些。不知為何,藺無雙也在,正坐在辦公桌對面,好像是跟練峨眉研究著一些公務。而閻魔旱魃捧著鮮花和香檳站在門口朝裡一點的地方,因為有預料外的人出現,他一時不知要如何開口,便只好呆立在那裡。

對辦公室里的兩人來說,閻魔旱魃則是不速之客,何況他今日的樣子還有些古怪。先不提他手上不知為何拿著的鮮花和香檳,光是他明顯特地修剪過的不知道用了多少髮蠟的髮型,以及那一身價格高昂的嚴謹西服就讓人覺得很訝異了。不要說練峨眉和藺無雙沒見過他這樣,就是朱武從小到現在 認識了他三十多年,都沒見過他這幅樣子。

辦公室內,三人沉默對峙。辦公室外,已經精疲力竭的朱武打算速戰速決。既然大家都不準備當率先打破冰點的人,那就讓自己來好了。

“旱魃,我都跟你說過了,小妹難得回來,你買完東西路上就不要耽擱了。好好的幹嘛又跑來耽誤人家練部長工作,影響多不好。”

說著,朱武大咧咧的走進去,拍了拍閻魔旱魃的肩膀,順手把他手上的花和酒也沒收了過來。待到東西脫手,掌中一輕,閻魔旱魃才反應過來目前的局面。

“這花和酒……”

“嗯,旱魃你挺會買東西的,我想挽月會高興的。”

閻魔旱魃覺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關那個死丫頭片子什麽事兒?”

“你看你就是嘴硬心軟,東西都買了還說這種話,走吧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你知道她的脾氣,等她餓壞了少不了一通胡鬧。”

“等等我沒鬧明白……”

朱武心想沒鬧明白最好,等鬧明白就更麻煩了,也不管閻魔旱魃一臉不解,拖著就往外走。閻魔旱魃自然不樂意,於是動力一掙就甩開了朱武的手。他在辦公室門口站定,開口就要問清楚究竟怎麼回事。不料朱武先發制人,捂著被他甩開的手一臉委屈的皺著眉頭看過來。

“旱魃你好過分,我中毒了誒,渾身肌肉都僵硬發酸你還對我動手,好痛。”

動手這指責就略過了,閻魔旱魃一愣,立刻辯道,“我沒,我只是輕輕……”

“你的輕輕使力,對我這種重傷員來說多嚴重你不明白么?”

被問的人坦然搖頭,“不太明白。”

蒼眼看他們嘴上糾纏起來,抬眼又望見裡頭藺無雙皺著眉,好似就要開口發問的樣子,於是果斷打起圓場。

“朱武,回去再說,別打擾了練部長和藺校長辦公。”

經蒼一提,朱武也發現辦公室里那兩位已經按捺不住要開口了。這要讓他們知道閻魔旱魃今天是來幹嘛的,那還了得?想到這裡,再也不顧其他,重新捉住閻魔旱魃的手,拖著就往樓下跑。

閻魔旱魃本又想掙開他,但剛要動,方才還在耳邊的指責就在腦子里滴溜溜的轉起來。思前想後,念及多年情誼,他終究是忍住了沒掙扎,由著朱武一路將他拖離了練峨眉辦公室所在的樓層。

對這莫名其妙的發展,藺無雙是完全雲裡霧裡,而練峨眉倒是看出一些端倪。況且狂龍時常作怪,讓她總留著一份心眼監視,最近狂龍和閻魔旱魃走動頻繁之事她也盡在瞭解。此刻結合朱武方才緊張的樣子,加上閻魔旱魃的打扮和舉動,多少猜出一些方向。

對著還站在門外的蒼,練峨眉肅然問道,“蒼局長,我和藺校長是不是錯過了什麽?”

“並沒有。”

“你確定?”

走廊里的陰影讓蒼的臉有些模糊,練峨眉隱約看見他很輕的笑了一下。

“我確定,兩位請繼續辦公吧,我告辭了。”

練峨眉發現藺無雙看著蒼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他平日總是一臉嚴肅,此刻皺起眉來,不知怎麼就顯得有些生氣的樣子。

“在想什麽?”

“在想……他們究竟來幹嘛的,蒼平時不會這樣沒頭沒腦的,太沒交代了。”

“同狀況多的人在一起,難免自己也會變得狀況多起來。”

“嗯?”

看著藺無雙越發困惑的表情,練峨眉露出些微笑容,將原本肅然的面容柔和了些許。

“說到蒼的話……藺校長與他自小相熟,你們之間應該算是知無不言吧?”

“基本上是這樣。”

這件事未有完全的定論,練峨眉此刻不知該不該提,但若是藺無雙的話,他性格嚴謹口風嚴密,應當無礙。

“藺校長可知,最近蒼局長跟道境警方上層那邊聯繫的很勤。”

“不清楚。但那些人多是他父親舊部,這樣往來稍勤可有問題么?”

“問題倒是不大。”練峨眉沉默了幾秒鐘,“只是若有什麽跨境的大動作,分局方面是不可自行做主的,按規定只能由總局出面。我是怕道境那邊爲了省程序,同蒼套交情拿捷徑。這雖不是大事,但若違規我這邊就得介入調查。我不希望因為這樣的小事,讓同僚的記錄上多留一筆。”

藺無雙懂她話中之意,便點頭道,“我會找個時間同他一談。”

“那就多謝了。”

“你我之間,何須言謝。”

練峨眉並不言語,笑容愈發深了些,眸中亦染上一抹柔軟。


 

Re:【蒼朱】Doctor&Boss Case Eleven 蛇蝎女 1
----------------------------------------------------------------
 
annalilian发表评论于2013-8-14 22:24:00
 
annalilian于是这是阎魔旱魃来找练大姐告白?
就算是老好人藺无双也是会暴走的吧?
朱闻挽月是咋回事?
假装的还是真的?
我觉得假装的可能性较高!
以下为Maryanna的回复:
噗,其实无双大概会先当机再暴走的啦
当然是假装的可能性比较高……左门是个好孩子呢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