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阴掌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本色芳华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风华万千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南柯新梦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临水镜影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知己难求
 
 

踏雪留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八方入耳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侯/櫻楓KUSO】天作之合 二
----------------------------------------------------------------
 
Maryanna 发表于 2013-8-22 14:27:00
 

凱旋侯在房中邊走邊說,如果不聽他說的到底是什麽,光用看的會以為他在進行陣前鼓舞將士之類的演說,問題實際情況卻並非如此。其實,他在同楓岫主人解釋即將發生的事和這件事發生的必須性以及迫切性。

如連弩疾弓似的說完一番話,凱旋侯連氣都不帶喘的回頭問楓岫,“所以你懂了麽?”

楓岫主人輕輕的搖了搖羽毛扇子,神態十分高深莫測,卻回道,“不懂。”

“哪裡不懂?”

“哪裡都不懂。”

凱旋侯有些接受不了這個答案,難道他解釋了那麼久,都是白搭?

對著楓岫那張看著應該挺聰明的臉,凱旋侯稍洩氣的問,“怎會如此?”

“我還想知道究竟發生何事呢?”楓岫繼續一臉世外高人臉的搖扇子,覺得方才的兩句對話十分耳熟。

千里之外的詩意天城內,二城主赤麟在他們對話時默默打了個噴嚏。

凱旋侯負手而立,居高臨下的看著楓岫主人,“你那麼多年書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這麼簡明易懂的解釋都說不能理解?”

“你用的語句還有表達形式確實都很簡單。”羽扇遮住了大半張面孔,“但邏輯思維太過混亂,請原諒我一個頭腦清晰思維正常的人無法理解。”

竟然拐著彎兒罵他腦子不正常,這傢伙一定在報復自己早先眾目睽睽下把他從馬上拎下來,扛肩上從前寨帶回內寨這件事。

凱旋侯把凳子拖到他跟前坐了下來,身體前傾的挨近他,極具壓迫力的問,“我邏輯思維混亂?”

楓岫往後挪了一些,“你要是不覺得我可以給你梳理下,然後你再看看自己到底混不混。”

“來啊。”凱旋侯捋了下袖子,一副誰怕誰的樣子。

在心內暗暗歎了口氣,楓岫主人覺得面前這人真是浪費了一副好皮相,明明面容俊美豔麗賞心悅目,偏偏行徑如土匪強盜一般。不過,他確實真的是土匪強盜沒錯,這樣一想,就覺得好接受很多了。

“因為你義兄,也就是火宅佛獄的大寨主頻頻逼你成親,所以你才想我助你做戲,讓他停止四處為你尋找各家閨秀小姐的行為,沒錯吧?”

“沒錯。”

“然後你告訴我,只要我助你度過此劫,一年後便會以……”說到這裡楓岫頓了頓,頗感有辱斯文的尷尬了一會兒,才輕聲繼續,“我無所出為理由寫下休書,放我回詩意天城。這一點,也沒錯吧?”

“自然不錯。”

楓岫無奈的長歎了口氣,“根據這兩點,你還沒看出你的邏輯混亂在哪裡么?”

“沒覺得!”凱旋侯抄著手,一副自己無比正確,楓岫在沒事找事的不耐煩表情。

真是的,腦子完全不打彎的傢伙。

“既然你兄長要你成親并不只是成親,還寄望你早日開枝散葉,娶回來的妻房若無所出一年便可下堂……那你讓我替你過關這件事從一開始就無法成立。”

凱旋侯皺眉,“爲什麽?”

天呐,爲什麽他就是不明白呢!

“我是男人,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替你開枝散葉的,那咒世主一開始就不會答應這樁親事,又談何交易?”

“哦,原來你在糾結這個。”凱旋侯恍然大悟臉,然後伸手拍拍楓岫的肩膀,“放心,他會同意的,你只要照我安排別出亂子就行。”

“我看不出他會同意的理由。”

凱旋侯翹起腿,老神在在的態度,“我有說過我會告訴他你是男人么?”

“你不說……”楓岫低頭看了看自己穿著和身材,“我也從哪裡看上去都是個正常男子吧?”

“我會告訴他你是家中獨女,爲了擔起家業,所以自小以男子身份培養長大。”

“咒世主又不是瞎子。”

楓岫對自己英俊帥氣的臉還是很有自信的,怎麼都不可能被認成姑娘家的。何況雖然他身形偏削瘦,但身高還是很給力的。他真的想像不出看見面容如此陽剛身材如此高挑的自己,咒世主還會聽凱旋侯胡扯的可能性。

“大哥是很信任我的,再說我們火宅佛獄這塊地方,奇葩的長相模樣多了去了。說你女生男相之類的,對大哥而言十分容易接受和理解。”

“我又不是你們這裡的人……”

“他又不知道,我就說你母親有火宅血統。”

“我不要。”

“你不同意跟我交易,那我也保不住你了。”凱旋侯一臉假的要命的惋惜,“好友,這樣我只好公事公辦,把你當其他肥羊一樣咔嚓一刀了結了。”

楓岫舉著扇子遮住臉,一聲不吭。

凱旋侯又道,“好友,死還是做我的壓寨夫人,自己選吧。”

“沒有自由還遭你如此羞辱毋寧死。”

“演場好戲一年後就給你自由,再說當我的壓寨夫人怎麼會被羞辱,肯定是受到寨中所有兄弟的禮遇和尊敬。”凱旋侯此刻便像惡魔一般,不停的拋出誘惑引楓岫上鉤,“答應的話,與天都和月族的友好文書也能一併還你,如何啊?”

楓岫咬了咬牙,再三猶豫之後,含混的嘟囔出一句,“要我如何做?”

見他妥協,凱旋侯露出笑容,面上若春水綻芙蓉,幾乎要晃了楓岫的眼。

“你什麽也不用做,什麽都不用說,一會兒我帶你去見大哥,你只要乖乖的跟著我就行。對,就維持你現在這樣拿扇子遮住臉,眼中再多一些驚懼與迷惘就更好了。”

楓岫不滿的道,“你當我迷途羔羊還是無知少女?”

“誒呀,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比喻。你看,好友你這種文化人就是不一樣,我稍微說說你就知道自己該在什麽定位上演繹了,實在是機敏聰慧。”

捏了捏扇柄,楓岫壓下難得的火氣,不願多費精神同他計較。

兩人達成協議之後,接下來,就是最難過的那關了。

凱旋侯領著楓岫從自己的小院到議事廳,一路上都被密集的視線包圍著、探視著、揣測著。凱旋侯早已習慣了這樣的氛圍,但楓岫不太適應,心中只覺得這窮山惡水出刁民,越看越覺得這群寨兵面目可憎。

而圍觀的寨兵們不知道他心中的百轉千回,各自紛紛小聲議論著,卻又恰好小聲到能落入兩人的耳中。

“喂喂,你同三寨主下山了,這就是他搶回來的美人么?”

“是啊沒錯。”

“誒,真的?三寨主原來喜歡這樣的?又高又瘦看著一點料都沒有,完全就是個男人婆,我一直以為三寨主中意的是波瀾壯闊的禦姐型。”

“你滾蛋,三寨主才沒有這麼庸俗,一看新夫人就是氣質型的。”

“呸,八字沒一撇呢喊什麽夫人,誰說三寨主一定會要她。”

“切,我看那身材就不是好生養的,三寨主應該快些認識到這點。”

“你們懂個屁,三寨主喜歡就好,要你們多嘴!”

凱旋張察覺到在這些閒言碎語之下,自己握住的那隻手腕漸漸抗拒的想要掙脫,他於是停下腳步,回頭環視著多嘴的寨兵們。

瞬間,所有嘈雜都不見蹤影,周遭靜的仿佛真空。

“說過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寨主,稱我為侯。”

“是的侯爺,明白了侯爺。”

齊刷刷的站直身體回應著,那喊聲幾乎要響徹雲霄。

凱旋侯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扯著楓岫繼續走。楓岫幾乎想要暈倒,他以為凱旋侯停下是要替自己說幾句好話,再不濟也得喝阻一下那群混球,竟然只是要他們改稱呼么?

火宅佛獄的人果然從上到下沒有好東西,思維方式太詭異了!

楓岫主人腹誹著凱旋侯,並未察覺已經被領上了議事廳,凱旋張察覺到他的神遊,於是惡意的伸手環住他的肩膀,在他耳邊用寵溺似的語氣溫柔囑咐起來。

“楓兒,還不快見過大哥。”

因為太息公此刻不在,凱旋侯心情大好,覺得事情好辦了許多。

楓岫被他的語氣用詞噁心的渾身汗毛倒立,被大半扇面遮住的臉看不清表情,只見眼中滿滿都是“何棄療”的問候看著凱旋侯。

見他不語,凱旋侯亦不介意,摟著他又上前幾步,“大哥,楓兒性子怕生,你莫要怪他。”

如果可以,楓岫簡直想一頭撞死在旁邊的立柱之上。

滾蛋的怕生,是太噁心了沒法開口答應好嘛。

咒世主卻似接受了凱旋侯的說辭,點了下頭,肅然的詢問道,“老三,這就是你讓衝擊者先行回來稟告的理由么?”

“正是。”

“姓甚名誰,出身何處,家中還有何人?”

“他還同我彆扭著不可開口細說,弟也只好捉了他身邊的僕從來問,所以知道的還不夠詳細。”

“挑你目前知道的說便是。”

“是的,兄長。”凱旋侯恭敬的樣子頗讓楓岫意外,他從沒見過他這幅嚴謹謙恭的模樣。“他名喚楓秀,楓葉的楓,秀麗的秀。”

說完凱旋侯故意瞥了楓岫一眼,發現對方總是溫柔的像漾著水波的一雙眸中,此刻暖意溫柔重重凝結至冰點。

這改的什麽呀,殺父之仇不過如此。

楓岫主人連連心內哀叫,明明當年不辭而別的是這個人,背棄他們友情的也是這個人。怎麼現在倒楣的是自己,好像自己欠了他多少似的,要被這樣玩弄。

唇邊勾起微笑,楓岫的憤怒反而讓他倍感愉悅。看總是一臉無所謂,天塌下來都懶得逃的人露出這樣激烈的表情,真是相當的養眼。

“三弟?”咒世主想自家這個老三大約真是栽了,竟會在與他答話的時候望著那女子笑著出神,一副看呆的模樣。

凱旋侯被喚回注意力,於是繼續作答,“楓兒是詩意天城官家舞坊的執教,他父親原是慈光之塔的帳房先生,母親是我火宅一個普通老寨兵的女兒。如今他父母祖輩皆已不在人世,孤身一人在世上如飄萍無依,實讓小弟憐惜。”

楓岫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麽表情去看凱旋侯了,他以前怎麼就沒發現這傢伙是個編故事的好苗子呢?這滿嘴扯淡的都哪兒跟哪兒啊?那個說好的母親出處先不計較了,但誰爹是帳房先生了啊?誰會信啊!

他剛在心內這樣說完,那頭咒世主竟然就信了。

“原來如此。”

救命……火宅的人腦子都還好嘛?

咒世主深深的凝視了楓岫一會兒,然後又說,“但一個女子,穿著男裝四處亂走就有些不像話了。”

“大哥,事情是這樣的……”凱旋侯於是把那套想好的家中獨女的說辭給講了,看咒世主臉色雖然對此不太滿意,但卻是完全信了這說法。

只是最後囑咐了一句,“嫁給你之後,安定下來,總不能繼續這樣胡鬧,慢慢讓她適應合禮數的裝束吧。這一點,你可以讓你老二來幫手。”

“多謝大哥美意,小弟謹記。”

聽到這裡楓岫終於不能忍了,他湊近凱旋侯耳邊咬牙切齒道,“你哪天敢讓我穿女裝,我就立刻揭穿你,讓咒世主繼續給你找待嫁閨秀。”

咒世主不喜他人在自己面前交頭接耳,“有什麽話大聲說出來。”

“哈哈哈。”凱旋侯立刻打起圓場,“大哥別在意,他累了同我撒嬌呢,私房話不好意思當著大哥的面講。”

咒世主皺眉,不是剛才還被搶回來鬧彆扭不肯開口么,怎麼一會兒都會撒嬌了?看了一眼挨在一處的兩人,那女子雖是太過高挑了一些,跟三弟站在一道倒也和襯。這樣看來,果然是三弟文武全才儀表堂堂,什麼樣彆扭的女子都抵不過他的魅力,短短時間就淪陷了。嗯,不錯,不錯。

“三弟,衝擊者先前回禀,說按你的意思,今夜就成親?”

“正是。”

“凝淵與小翠皆未歸寨,這樣的大事……不如多等幾日,待喊回他們再舉行婚禮。”

“大哥,不是小弟心太急,只是……”凱旋侯仗著楓岫不能反抗一把攬住他的腰,逼的他靠在自己身上,“夜長夢多,我怕他跑了。”

“哦,三弟竟已付出如此心意了么?”

“大哥明鑒,小弟在馬隊中第一眼見到楓兒,便把心遺落了在他身上。此生此世,只怕再也拿不回來了。”

楓岫被他說的一陣惡寒,忍不住打了兩個顫。

咒世主聽了這說辭,倒似十分理解,而且如果楓岫沒看錯的話……他好似相當欣賞這種說話方式。

如今,楓岫主人面對著咒世主,終於確定那個流言是真的了。

魔王子凝淵和王女寒煙翠的名字,果然是咒世主親自起的。而那位名字響徹四魌界,以秀麗詞句綺麗文風描繪出一部部細膩感情巨作的寫手攏凝翠的身份,莫名而微妙的,楓岫覺得自己推測出來了。

雖然,推測出來之後,楓岫抬眼望向寨主大位上深沉肅穆的咒世主,感到的是一陣更深入骨髓的惡寒。

糟了,他真的應該選擇死,也不要跟凱旋侯做這種交易的。

前途渺茫,一片黑暗。

楓岫主人握緊拳頭,暗暗發誓。

凱旋侯,此仇不共戴天,你等著……


 

Re:【侯/櫻楓KUSO】天作之合 二
----------------------------------------------------------------
 
annalilian发表评论于2013-8-22 20:09:00
 
annalilian改称呼那段有种浓浓的十万个冷笑话的错觉!
侯爷果然利索,那么快就要成亲么?
咒世主?攏凝翠?咒世主居然有这么文艺的一颗少女心!!!!!!!!!!!这可真是奇观啊!
以下为Maryanna的回复:
改称呼那边就是十万个冷笑话的梗嘛
当然要快速成亲,省的时间久了被大哥发现柚子不是妹纸嘛【这话说的真奇怪- -
他闺女叫寒烟翠他儿子叫凝渊……如果不考虑咒爹有夫人的事儿,把儿子闺女起名字的事归结在咒爹身上,那他是相当的文艺少女心啊【够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