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阴掌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本色芳华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风华万千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南柯新梦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临水镜影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知己难求
 
 

踏雪留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八方入耳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蒼朱】Doctor&Boss Case Eleven 4
----------------------------------------------------------------
 
Maryanna 发表于 2013-9-1 8:13:00
 

4

銀鍠朱武到棄天帝病房外的時候,發現慕少艾和凈琉璃都在,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就真都沒動,由著裡頭那個茫然的躺在那裡。由於剛剛醒來,對身處何處以及為何不能動彈都顯得摸不著頭腦的棄天帝比他能行動的時候還是多了一些慌亂,掃描大腦圖譜的儀器“滴滴滴”的響著,描繪出的腦電波有些混亂。

從目前來看,身體水平在正常範圍內,沒有出現太大亂子。

“請問,如果真的發生危急狀況,兩位有進去搶救的打算么”

凈琉璃微笑,卻沒說話。

慕少艾笑眯眯的,答的很乾脆,“沒有。”

“醫者父母心啊老師。”

“要是他沒搶救過來,反而把我和Dr. 琉璃再搭進去怎麼辦?你能保證你爹在病危情況下,跟普通病人是相同反應?萬一他突然迴光返照暴起傷人呢?你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性么?”

朱武黑線,“不能。”

“所以嘛……再說,也沒發生需要搶救的情況,不要想太多。”慕少艾看上去越發和藹可親的樣子,“你還等什麽?不進去讓他明白一下目前的狀況?”

“我這就去了,不要催嘛。”

“老人家怕他异於常人,突然站起來屠殺全場。”

“別說那麼可怕的話。”

凈琉璃很輕的敲了敲厚厚的玻璃牆,“放輕鬆,放輕鬆。他是你父親,就算失憶了不認識你的臉也有血緣本能,不至於幹掉你的。”

真是讓人心情無法放鬆的一句話啊,好好的說什麽失憶了不認人啊。

朱武心情很是忐忑的套上無菌服,走進了ICU病房。

朱武站在病床邊觀察棄天帝的臉,發現他的眼睛很有精神,并沒有渙散和迷茫。他緊緊的盯著自己,因為劈頭蓋臉的防護服的阻礙,努力的辨認著是誰站在他的病床邊。朱武能看出他深邃的眼神里還有戒備和計劃,突然有些想笑。大約是意識到自己無法動彈,又始終無人進入病房,此刻才見到第一個不明身份的人,本能的已經在做戰鬥思考了吧。

爲了拯救那顆已經岌岌可危的大腦,朱武幫他省略了不必要的思考。

“父親,你還好么?”朱武替他拿走了呼吸器,從儀錶上的數值看,棄天帝現在不需要這玩意兒。

棄天帝在瞬間就認出了他的嗓音,但他的眼神里同時也閃過了一絲極快的狐疑。因為朱武對他使用的稱呼是父親,不是老頭子,也不是老鬼或者老傢伙甚至喂等等等。總之,並非以往自己所習慣聽到的各種不入流的稱呼,而是正常到讓棄天帝覺得一點都不正常的父親,最異常的是,朱武的語氣很坦然。

仿佛,這樣並沒有任何不對的地方。

而對棄天帝的這種疑惑,朱武並沒有立刻察覺到不妥。對他而言,這幾年棄天帝受傷之後,他已經被迫習慣稱呼他作父親了。其實一開始補劍缺把人送來的時候,朱武還是在用他以前習慣的那些稱謂,只是傻了的棄天帝對那樣的稱呼都不搭理。意識到是在叫自己的話,還會“哇哇哇”的毫無形象大哭起來,扁著嘴委屈的不行的樣子。

只有喊他父親才會乖乖答應,不哭不鬧。

爲了自己更輕鬆一些,朱武最終只好妥協了。跟腦子壞掉的傢伙計較,是毫無意義的。

朱武還記得自己第一次改口時,傻棄天帝當時的表情,一下子破涕而笑,然後就是撲進懷裡要抱要蹭。

完全就是個小孩子。

跟現在這個躺在這裡的傢伙氣場完全不同,小孩子似的棄天帝絕不會有這樣的眼神,和那自帶的低氣壓。

就是躺著,也讓人感到頭皮發麻的壓力。

朱武見他只是看著自己,卻沒有回答,於是又問,“除了不能動之外,也不能開口講話么?”

其實,醒來至今,棄天帝還沒有嘗試過講話。

聽到朱武的問題之後,他才試著開口了,“能。”

棄天帝是聲音原本就很低沉,此刻因為太久沒說話造成了嘶啞,給人的感覺越發陰沉。

“那為何剛才不回答我?”
這略帶訓示的語氣,讓棄天帝越發狐疑了。這口氣,為何像在管教孩童一般?

“朱武……你……”

“怎麼?”

“你喊我作父親。”

嗯?莫非,忘記了受傷之後的經歷么?

雖是這樣推測,朱武卻不願意立刻把話題往這幾年的事情上帶,於是只回了句,“你若不喜歡我喊你父親的話,我改回去好了。”

“並非不喜,只是不明白為何。”

嘖,死老頭,真是彆扭的要命的死性格。肯定暗爽的不行,還不肯說出來,坦誠一點又不會死。什麽並非不喜,猜都知道肯定開心死了。

“狼叔告訴我,你為何戰場分心。”

“多嘴。”說完,棄天帝突然話鋒一轉,“手術沒有成功么?”

朱武楞了一下,才道,“手術還沒有開始,照目前的情況看,會安排在下周。”

棄天帝好似對自己的手術並沒有太過在意,更關心的,是另外一樁事,“我大意倒下之後,戰況如何了?未輸給死國吧?”

“未輸……”他的問題讓朱武遲疑了一下,而後試探性的問道,“父親,為何此時問起當年戰況?”

“當年?”

“從你在戰場遭天者冷槍暗算至今,已經快有五年了。”

聽到這句話,棄天帝臉色一瞬懵住了,並不像假裝的樣子。

“五年了?”

“這幾年的事,父親不記得了么?”

棄天帝皺起眉頭,“好像應該有些印象……但很模糊,到底是……”

腦電波圖變的愈加混亂。

“暫時別想了。”朱武阻止道,“在手術之前,不要過度耗費精神了。關於這幾年的事,手術成功之後再考慮不遲。”

知道棄天帝對這幾年的遭遇印象模糊,朱武感覺鬆了口氣。原本在他的預估里,等棄天帝手術成功恢復,還得好好想辦法阻止他將所有見過他幼稚狀況的人滅口的計劃呢。如今看來,能否想起來還是未知之數,而且就算記起,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好像給不少人爭取到了做保命準備的時間呢。

不過爲了大家更好的做準備,朱武決定努力的多爭取一點拖延的時間。

“因為手術要把頭髮剃光……”朱武在口罩後面露出棄天帝看不到的笑容,“在頭髮長回本來長度之前,父親想在哪裡休養?需要我安排么?”

“你告訴補劍缺讓他找個安靜地方,他知道怎麼做。”

“好,我會轉告狼叔。”

兩人同時沉默了一會兒,直到棄天帝說,“與你之間如此相處,我從未想到過。”

朱武很是調侃的道,“因為你躺著揍不動我麼?”

無視這玩笑話,棄天帝仍舊嚴肅彆扭,“你總用污穢的眼神和態度對待我。”

“哈。”朱武發出一聲輕笑,語氣越發輕浮起來,“污穢么?”

“憎恨、厭惡、仇視……相當污穢。”

“因為你那深沉又扭曲的父愛表達方式,我實在看不懂啊。”

棄天帝覺得這就有些觸及底線,太過沒大沒小了,“放肆。”

“我也只能趁你動不了的時候放肆些,你就擔待吧。”

“我倒沒有覺得你以往有多收斂,不是一樣放肆,一樣胡作非為。竟然連偷跑去道境念書這種事也做得出來,讓我簡直覺得管教的還不夠。”

“你再多加一分管教,我差不多就得去天國陪二弟了。”

對這句話,棄天帝顯得很惱火,“胡言亂語。”

朱武更放肆的戳他神經,“如果你的感情表達方式能坦率些,父慈子孝也不是難事。”

“異度不需要軟弱無能的繼承者。”

“可惜你的鐵血無情造就的是沒有繼承者。”

“你說什麽?”

“你的那副大業,我不要,誰喜歡誰拿去。”

“混帳!”

“別激動,若影響了手術安排,對父親你沒有任何好處。”

怒火快速的透支著棄天帝的精力,他感到那種惱人的無力感又湧了上來,漸漸的眼皮就耷拉起來,“我感到十分疲倦。”

朱武看了一眼周圍的器械,數值都很正常。

“疲倦就休息吧,不用硬撐,順其自然到手術完成就好。”

棄天帝合上了眼睛,呼吸雖然平穩但還是較正常情況下顯得微弱,朱武重新把呼吸器給他戴上,然後才走出了病房撤掉口罩準備跟另外兩位討論下手術的安排。結果就看到慕少艾和凈琉璃都笑眯眯的看著自己,怎麼看都覺得笑容飽含深意,一副好戲看的挺滿足的狀態。

這時候什麽閒話都別問最好,不然肯定叫老師和師公調戲了。話說,這個調戲徒弟或者徒孫的技能還真是一脈相承。想到這裡,將心比心的,朱武決定以後可以少調戲幽溟那麼一點點,不過大概也就那麼一點點了。

擺出稍嚴肅一點的態度,朱武問凈琉璃,“Dr. 琉璃,你看他現在醒了,手術能不能提前一點?”

“我倒是沒有問題。”凈琉璃看了一眼慕少艾,“不過Dr. Charming說你有意參與副刀,能提前安排出時間么?”

“我副刀?”朱武也看向慕少艾。

被視線集中交匯的人呼呼呼笑了幾聲,“是啊,咱們師門集合,你師公主刀,咱倆副刀。我還跟銀血打好招呼了,讓他來負責麻醉。”

“親愛的老師……”

慕少艾不給他說完的機會,“就這樣了,你要是想提前手術,自己去跟銀血商量一下時間。我跟Dr. 琉璃最近時間都比較彈性,你們商量好通知我們改不改時間。”

“我……”朱武對這種強迫中獎趕鴨子上架的行為表示極度不滿,但這時會他的手機又瘋狂的震動了起來,“老師我出去接個電話,等下回來討論這件事。”

快速的跑到外頭,拿出電話一看上頭跳動的號碼是挽月所在的安全屋的,跟挽月相關總讓他心頭一突,連忙接起了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挽月尖叫的求救聲。

“救我……蒼日救救我……”

挽月的聲音很響,但是卻斷斷續續的,感覺得到她的專注力被分散在了其他地方。

“挽月,怎麼了?”

“救救我……救救我……”“呯!呯!”“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相比挽月的尖叫,突然傳入的槍響更令人心驚。

“挽月,究竟怎麼了?”

“蒼日救我……我好怕……”

電話突然斷了,在那之前,朱武聽到了逼近的腳步聲。掛掉電話,沖回去跟慕少艾還有凈琉璃打了聲招呼立刻就準備趕往安全屋。伏嬰師不知道去哪裡蕩了,朱武覺得找到他再走太費事,好在這是自家開的私人病院,隨手拽個人都能送自己去。

到達安全屋發現門虛掩著,鎖沒有被破壞的痕跡,是有人從裏面打開的。留守的警員不會在沒通報的情況下隨便給人開門,那就只剩下挽月了。貼著墻朝門縫里看了一眼,客廳的地板上有一大攤血,視線能及的地方看不到其他東西。

輕輕的將門開大一些,讓視線變得更寬闊,客廳里沒有人,準確的說是沒有活著的人。在沙發後仰面躺著一名警員,額頭上有個血洞,目測死亡時間已有半小時。

先前看到的那灘血應該就是這樣造成的。

雖然沒有看到另外一名警員,但依照朱武推斷應該也不容樂觀。電話里傳來的槍聲有兩聲,並且從聲音上判斷,并沒有打空。既然這裡躺著的警員只有腦門上的一個槍孔,那另外一槍就算沒傷到要害也是打中了。

無聲的走進客廳裡,謹慎的靠近房門緊閉的臥室,裏面傳來挽月斷斷續續的啜泣聲。

如果人犯在裏面,自己要打開上鎖的臥室怎麼都會引起注意。但現在不進去也不行了,況且從推斷上來說,裏面的人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左門佑軍。

如果他對自己發起攻擊的話……朱武計算了一下,確定自己制服左門的幾率比左門幹掉自己的幾率實在高出太多。

毫無壓力。

掏出手機捏在手裡,朱武在房門三十度夾角踹開門,門開的一瞬間他看見左門佑軍和挽月面對面坐在裏面,中間橫著一名警員的屍體,同客廳里同樣是額頭正中中槍。左門在門被踹開的一瞬間條件反射的朝門口舉起槍,而比他更快一步的是朱武朝他手腕甩出的手機,精准命中目標,左門的槍口偏轉了四十五度。

“呯——”

槍響讓朱武愣住了,並非在這種情況下左門不能慣性的開槍,而是這槍響跟左門手上拿的槍不符。

這是苦境警員配槍的槍響。

而臥室內,挽月雙手握著警槍,槍口還冒著煙。

左門佑軍心口中槍,挽月表現的受驚過度,可她的槍法卻並沒有受到影響,準的可怕。

“挽月你開槍幹什麼!”

趕到左門身邊,這樣的槍傷,已經回天乏術。即使是凈琉璃現在站在這裡,也對這致命傷無能為力。

朱聞挽月沒有回答,於是朱武回頭又厲聲問了一遍,“我問你爲什麽開槍!”

“我……我……”挽月嘴唇顫抖的囁嚅著。

“你什麽?”

“我,我怕他傷害你……我也不知道我不想這樣的……”她重新哭泣起來,“我不想他受傷的,可是我控制不了……我好怕,他已經殺了兩個人了。我好怕你也會出事,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我不知道……我什麽都不知道……”

挽月看上去情緒漸漸失控,她說著說著舉起了槍,哭著用槍口抵住了自己的腦袋。

“啪——”

朱武狠狠的甩手給了她一巴掌,扇的她頭暈眼花的倒在沙發里,然後朱武從她手中奪走了警槍。

“已經夠亂了,別再給我胡鬧!”

“對不起,蒼日對不起……我不知道怎麼辦,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左門……左門,不要……我不要他死,我不要這樣……”

吵死了。

抬手用槍托在挽月脖子後頭敲了一下,砸暈了她之後,朱武終於覺得耳根清淨腦袋輕鬆了一些。不過眼前這混亂的狀況,真是略糟糕。

死亡警員兩名,嫌疑犯死亡一名,受害人兼嫌疑人暈倒一名,受害人家兼嫌疑人家屬兼警務人員一名也就是自己。

無聊現在向三局還是總局報案,最終,以目前涉及的死者和嫌疑人外加朱武他自己來看,這是個得移交內部調查科徹查的案子。反正最後也要移交,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打電話給練峨眉報案。不僅省時省事,還顯得態度端正。

不過在那之前,他得把挽月重新弄醒,然後讓她冷靜一點,至少能思路比較清醒的跟練峨眉那邊交代案情始末。

啊,對了,如果在找練峨眉之前不給某人打個電話報備也不好,事後會被算帳的。

從地上撿回自己的手機,感慨一下沒被扔壞真好,省的用安全屋的電話還得費事拆錄音監控系統。

電話被接通后,不等蒼對面說話,朱武就先把他所有可能開口的機會都堵死了。

“你從沒有接到我的這通電話,現在當做自己在聽一個廣告電話,什麽都別說也別問。在我掛斷之後,禮貌的說謝謝,不需要,再見就可以了。”

聽筒里只傳來輕微的呼吸聲,蒼果然依言並不詢問任何事。

“從目前未調查的初步情況看,重案組兩名警員遭左門佑軍擊斃,左門佑軍遭朱聞挽月擊斃。我目擊了朱聞挽月槍擊左門佑軍的現場,兩名警員的死亡現場未能目擊。在安撫挽月之後,我會打電話給練峨眉,直接通報申請內部調查科介入。在那之後,依照程序,十五到三十分鐘內作為我的上司你會接到電話,請求配合調查。好了,我說完了。”

藺無雙看見蒼說“謝謝,我暫時不需要,再見。”之後掛掉了電話。他不禁好奇的一問,“什麽人?”

蒼微笑,“推銷廣告而已。”

“你還是那麼老好人,這種電話一開始直接掛就好。竟然還耐心的聽一段才掛,還費口舌解釋。照我看,這種類似騷擾電話的推銷方式,應該找個機會給總局那頭說一聲,要好好整治一下了。”

蒼點頭稱是,心中卻已經逐步將這次從朱聞挽月現身開始的線索,一一重新進行梳理。他排列出數種推斷,發現沒有一個是正面的。

無論怎麼樣推測,從頭開始,就已經是來者不善。


 

Re:【蒼朱】Doctor&Boss Case Eleven 4
----------------------------------------------------------------
 
annalilian发表评论于2013-9-2 20:05:00
 
annalilian可怜的左门,挽月你个变态,还我们家乖乖的左门来!
朱武和药师副刀,菩萨主刀,弃天帝绝对不会有神马问题的!
以下为Maryanna的回复:
弃天帝唯一可能出现的问题只会是朱武忍不住在他脑袋里留纱布【才不会

 

Re:【蒼朱】Doctor&Boss Case Eleven 4
----------------------------------------------------------------
 
你知道我是谁(游客)发表评论于2013-9-1 21:46:00
 
你知道我是谁(游客)呀拔拔醒过来了!-3-
总觉得挽月这次主要针对的就是要让朱武在警局立足不能不得不迫于压力回归异度魔界的感觉呢。
以下为Maryanna的回复:
她哪儿会考虑魔界……再说这文里设定魔界和警局的冲突也不是特别大就算不干警局回家也没事……立场上不会有决裂性分歧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