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阴掌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本色芳华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风华万千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南柯新梦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临水镜影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知己难求
 
 

踏雪留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八方入耳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蒼朱】Doctor&Boss Case Eleven 5
----------------------------------------------------------------
 
Maryanna 发表于 2013-9-8 12:51:00
 

5

Doctor Silver看上去心不在焉,是擔憂令妹么?”

對著宮紫玄刻板認真的臉,朱武哈哈的乾笑兩聲,推說確實有些擔憂。

“我這個小妹其實沒見過什麽大陣仗,練部長那麼強的氣場,我怕她嚇到亂講話啊。”

宮紫玄點點頭,沒聽出這句話里包含多少水分,“筆錄做完了,我這就要交上去,你是這就走,還是等令妹一起走?”

“我等等吧。”

“好,那我先走了,請自便。”

“多謝。”

宮紫玄走後,朱武無奈的笑了兩聲,他倒是真不怕挽月會被嚇著。這些天來挽月表現出的那些驚懼和瑟縮,哭泣和悲傷,其實他覺得絲毫不真實。挽月一直在做戲,可是裏面的理由卻是讓朱武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發展到如今,最終結果是左門佑軍的死亡,而殺害他的挽月目前所承擔的罪名推斷是防衛過當。

但如果說挽月做這樣一場戲,僅僅是爲了殺了左門,這又太大張旗鼓了。

如果只是爲了殺左門,以朱武見過左門之後的判斷,只要挽月一句話,左門自己就能去自殺。又何必搞出這麼多事,回到苦境跟自己演一場戲,還牽連了兩個無辜的警員。

所以對挽月而言,回到苦境,在自己眼前做出這場戲,是有必須性的。她故意讓自己看到她成爲了一個與五年前截然不同的人,故意告訴自己她對左門又愛又怕,又不想被他傷害,又不希望這段婚姻如此結束。

是她約左門去了安全屋,打開了門。

她要自己親眼看見她殺死左門……

想到這裡,朱武越發覺得局面混沌,她這樣處心積慮也要把自己牽扯進來,到底有什麽意義?自己又不會真的覺得她成了她表演中的那種人,如果是爲了得到自己的同情和愛護,這毫無意義。

又或者,即使是假象,挽月也能自我腦補得到滿足?

嘖,揣測不正常的腦回路真是艱難,朱武覺得自己這個小妹的思維方式,比連環變態殺人狂還要迂迴和無跡可尋。

就在朱武苦惱思索的時候,審訊室的門上傳來敲擊聲,然後練峨眉帶著朱聞挽月推門而入。練峨眉的表情還是那麼凜然嚴肅的樣子,她手裡拿著兩份筆錄。挽月在她身後,仍在裝腔作勢的抹著眼淚,一副弱者的可憐形象。

Doctor Silver,令妹的筆錄已經完成,你們可以走了。至於後續,你應該知道規矩。”

朱武點頭,“案子結束內我會管好自己和挽月的護照,保證我們倆都沒機會離境的。”

“多謝配合。”

“應該的。”隨後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補了一句問題,“對了練部長,我和挽月的筆錄,應該還對上吧?”

“按規定,我不能告訴你。”

“唉,你 果然不會說。”

要是肯講,也就不是練峨眉了。

挽月很安靜的跟著朱武坐電梯下樓,雖然仍在流著眼淚,卻不發出一點聲音。這眼淚裏也不知有多少真心,多少悲傷。而左門的死,究竟是意外的發展,還是故意的佈局,則更令人在意。

出了內部調查科所在的大樓,就看見了蒼,沉默的靠在他那輛黑色的Aventador上。這時天色已暗,道路兩旁的路燈已經點亮。

啊,看上去就像是電影里才會出現的畫面一樣,朱武內心暗道,莫名被每天都會見到的人帥了一臉,以至於他晚了半拍才看見幾米外停著赭杉軍的車。當然,這種丟臉的事他是不會告訴蒼的。

蒼打開車門,“走吧,回家了。”

瞥了一眼挽月,朱武皺起眉頭,“交給赭隊長么?”

“嗯,赭會安排的。”

三人都不願在挽月面前談論太多細節,於是稍作道別之後,就各自上車分道而行了。

車駛上公路之後,蒼說,“將她出現至今的發展梳理的一遍,雖有模糊的概念和方向,但我沒能得出更為具體的推斷。”

這很難得,蒼是個善於在支離破碎的細節和線索里找出真相的人,擅長到朱武一直覺得他在這方面的天賦都已經超自然發展了。可現在,他也沒能得出更細節的結論。

“如此棘手么?”

“她的行為和言語充滿了邏輯不通的地方,我能感覺到她在打著壞主意,但最終的目標是什麽,要如何達成卻無法得出。”

“挽月自小就思維方式扭曲,不用強求。”

“你覺得這是次意外么?”

“我覺得不像。”

“那這一點至少我們達成共識了。”蒼微笑,“在清楚左門佑軍戰鬥能力的情況下,主動找他來到安全屋,是不合理的。更何況她再三強調,左門佑軍的精神狀態一直不穩定,隨時都會變成殘暴的性情。而在那之後,于無比驚恐的心理條件下,一槍正中要害也令人敬佩。”蒼反諷道,“更何況,她說自己深愛著那個人,開槍卻又如此果斷。”

“確實,這些都是疑點。但也都是主觀性的推斷,沒有客觀的證據為依託。內部調查科要聽的不是我的看法,而是我眼睛真實看到的始末。”

“但你所看到的,也許就是她想你看到的。”

“這也是我擔憂的。”

蒼沉默了片刻,才繼續,“她畢竟給你當了那麼多年的妹妹,對她的思維方式你總該有一定的瞭解。”

“你是說那套异於常人的陰暗、扭曲、偏激思維么?”

“聽上去像個瘋子。”

“那就對了,她就是個聽不懂人話的瘋子。”

“她人生的最大目的是什麽?”

“我。”

蒼唇邊的笑容加深了,“我很期待她下一步的動作。”

“爲什麽?”朱武對這句話顯得非常訝異。

“因為到那時,也許碎片就湊齊了。”

這句話並沒有得到回應,蒼透過後視鏡瞥了一眼副駕駛上的人,發現他竟然睡著了。看來,補劍缺提供的新藥,雖然能更快的幫朱武恢復狀態,但誘發疲憊的副作用卻比他所說的要強力多了。

不過這次的睡眠十分短暫,還不到五分鐘朱武就一臉蒼白的驚醒過來,額頭上滿是冷汗,一副見鬼的樣子。

“噩夢?”開車的人微笑著問。

看了看周遭確定自己回到現實,朱武才長出一口氣點頭應答,“再沒有更恐怖的噩夢了。”說完他停頓了一會兒,便露出少見的慨然表情,“蒼,結婚吧。”

蒼局長十分鎮定的沒讓手中的方向盤打滑,不過這突然而來的提議也讓他相當失笑,“究竟是什麼樣的噩夢?”

“我夢見挽月穿著婚紗拿著結婚證給我看上面的名字……我和她的名字。”

“所以?”

“所以我們結婚吧,她下次再胡鬧我就能用結婚證糊她一臉了。”

蒼掉頭,將車停在了上一個經過的停車點,然後鬆開安全帶轉過身面朝朱武。

“真是毫無誠意的求婚方式。”

“我要去買花然後在馬路上單腿下跪么……”

像是思索了一下那個畫面,蒼輕輕笑出了聲,“我想我大概會開車走人,把你一個人留在路邊的。”

“這都不行?”朱武洩氣的翻了個白眼,“好吧我明白了,你就是從來沒打算跟我結婚。”

嗯?這是在試圖把錯誤導向自己這方么?太莫須有的指責吧?

“現在的問題難道不是你太兒戲了么?”

“雖然很突然,但是我很認真。”

“有麼?”

來硬的是沒用的,從過往的所有經歷看,但凡爭執起來,基本都是自己在輸。無論一開始是誰占理,最後都會變成蒼占理。雖說一直在輸,但其實朱武也從這些失敗里得出了一個結論,只要迴避爭執用柔和的方式去懇求的話,好說話的好好先生就會再現江湖的。

打定主意的朱武先沉默了一會兒,讓先前爭鋒相對的氣氛稍稍緩解,然後伸手輕輕的扯住蒼 袖角。

“學長,跟我結婚吧,好不好?”

“聽上去稍微有些誠意了。”蒼輕飄飄的說,“給我一個比朱聞挽月更合理的理由。”

“呃……還可以用結婚證糊恢復正常的老頭子一臉。”

這個理由真是太糟糕了,蒼無奈的搖了搖頭,“你確定這不是越發激怒他的做法么?”

“那我就只剩一個理由了。”

“說說看。”

一把抓住蒼的領口,拽近自己,“我要緊緊的捆著你,讓你再也跑不了。”

蒼挑了下眉,“我讓你那麼不安心么?”

“七年……”他們的氣息交融在一起,眼底映著彼此的面容,“我曾經失去你七年,整整七年。”

“去銀行吧。”

“啊?”

因為蒼的回答太出乎意料,讓朱武鬆懈了一瞬,蒼便掰開了他的手指重新轉回身繫好安全帶發動車子。

蒼去銀行是爲了打開一個保險箱,銀行職員將保險箱和鑰匙都留在貴賓室,然後便離開了。朱武盯著那長方形的金屬箱子,一時還沒找到頭緒。

並不替朱武解釋他的狐疑,蒼只是把鑰匙交給他,“打開吧。”

打開之後,朱武楞了一瞬,因為一眼看去空蕩蕩的,稍後才發現在偌大的保險箱里只有一個小小的盒子。因為裡頭只存放了這樣一件小東西,所以滑到了角落里。

深紅色絨緞的,首飾盒。

小巧的四方形的首飾盒。

雖然電視劇里經常會出現翻轉,以為是放著那個的盒子,結果打開卻是別的這種折騰劇情。但現在,應該不是他會錯意吧?何況在來之前,他正在對蒼逼婚。

拿起小盒子,朱武瞥了蒼一眼,蒼對他點頭示意他打開。

開啟盒蓋,裏面是一對戒指,鉑金亞光看上去頗低調,只是稍微有些寬。朱武拿起其中一枚,然後就發現低調什麽的都是假的。剛才沒能看見的另一半面上,鑲著許多看似隨意排列的鑽石,大小和亮度都不等。一開始朱武沒能看出這不規則的鑽石排列是什麽,直到他抬頭看了一眼微笑的蒼,想起某位大教授的專業領域是什麽,才明白過來。

怪不得戒面比較寬,不然無法將他們的星座排列出來。

蒼這時走到他背後,從他肩膀上探過頭看他手中的戒指,“找到我的那顆軒轅十四了么?”

“最亮的那顆嘛……”說完朱武不滿的扭過頭,嘴唇擦過蒼的側臉,“但難道不該是我的軒轅十四么?”

朱武內心吐槽,拜託,好像獅子座的那個是他哦。

“不,這枚是我的,另一枚是你的,所以你最亮的那顆是畢宿五。”

“好吧,看在畢宿五更亮的份上,金牛就金牛。”

“主星中亮于五等的都鑲上了,不管從亮度上還是數量上可都是讓你佔便宜了,所以別用這種吃虧似的口氣。”

大小,亮度,數量都要對應,光找齊合適的鑽石都用了很久吧?

“什麽時候準備的?”

“去英國之前,準備回來給你。”

朱武楞了一下,戒指被攥進了手心裡,“那你回來到現在,爲什麽不給我?”

“在那七年之後,我覺得決定權應該在你手裡,而不是我手裡。”

“那如果我今天不提呢?”

“我想你總有提出的那一天。”

歎了口氣,就是吃定自己離不開他就對了。

但看在蒼先生準備戒指那麼用心的份上,算了,不跟他計較細節了。

“好吧,現在戒指是有了,但我不想去民政局排期,所以我們還缺一個有證婚資格的人幫我們快速搞定這件事。”

“我記得蓮華當初有去考資格,而且考上了。”

“他不是修佛的么?”

“考資格應該是他個人興趣。”

“真是……”朱武想了又想,道,“異常高級趣味的個人興趣。”

於是一切敲定,蒼和朱武多花了半小時拐道去民政局拿了婚姻登記申請書,然後就殺上了苦境第五分局局長辦公室,順手反鎖了辦公室的門。

一步蓮華對事先沒打招呼突然殺過來的兩人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程度的驚訝,只是看著站在他辦公桌前的朱武和蒼露出溫和可親的微笑。

“你們要劫財,請去找善法。如果要劫色,請記得善法不會放過你們的。”

於是蒼露出了比他更加溫和的笑容,“好友你想太多了。”

朱武把已經填好只差證婚人那一欄簽名的申請書甩在辦公桌上,“簽字。”

看向申請書,一步蓮華的眼中放出了光芒,瑩瑩彩彩的動人目光。

“哦,太好了,感謝蒼天感謝大地感謝苦境感謝好友順便感謝與這件事毫無關係的滅滅,我終於有機會念誓詞了……”

朱武毫不留情打破他的期待,“節省時間別說了,你簽字吧,反正we do。”

對於一步蓮華瞬間暗了幾分的臉色以及朱武的話,蒼低頭笑了起來。

“銀鍠先生這是神聖的婚姻你認真一點,we do是什麽?I do這種事還能代表發言的么?”

“我就這樣了怎麼著吧?反正蒼答應了我就代表他!”

“那至少讓我過個癮,兩位交換一下結婚戒指。”

氣勢洶洶的銀鍠先生抬起左手晃了晃,無名指上的戒指閃的一步局長稍稍別開眼。

“已經換好了,就差你簽名了。”

長長的歎了口氣,一步蓮華掏出鋼筆簽名,然後卻在朱武伸手要取回申請書的時候率先把那張薄薄的紙抽走了。

“之前的程序一個都沒滿足我,最後這個我絕對不會讓步!”一步蓮華也站了起來,把申請書攥的緊緊的,“新郎可以吻新郎了。”

“你無聊不無聊。”

“不完成我就撕了它。”

“喂!一步蓮華你找架干么?”朱武狠狠的一拍桌。

一步局長不搭理他轉移目標,“好友,你的新婚丈夫欺負我你都不管管么?”

“這是我跟你的矛盾你不要為難他!”

說罷,朱武就要去搶奪一步蓮華手上的申請書,卻在剛伸出手的瞬間就被蒼抓住了手腕,用力的扯偏了身體。重心不穩的靠在蒼身上,扭頭剛要詢問,卻是被對方近在咫尺的面容給驚的心頭一突。

跟著到來的便是熟悉的柔軟溫熱落在唇上,於是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

真糟糕,他絕對不要承認這種事,明明在一起那麼多年了,竟然老是這樣……究竟爲什麽總是出其不意的會被蒼帥到發呆?

不行,這樣下去不行,朱武發誓他一定得儘早練就對這張臉這個人的免疫力,堅決抵抗這傢伙帶給自己的不良誘惑。不然不管再過多少年,都會被吃的死死的毫無還手餘地的。

“蓮華好友,可滿意了么?”

一吻過後,蒼姿態優雅的詢問那頭拿著申請書滿面發光的一步蓮華。

“勉強滿意。”一步蓮華將申請書遞回給他,“我代表苦境法律,宣佈你們正式結為夫夫。話說,這真是我主持過的最糟糕的婚禮,竟然只有最後一個環節令人滿意。”

蒼笑了笑,沒有揭穿他的大話。明明從資格考出來至今,他還從沒主持過任何婚禮呢。

手機鈴聲突然傳來,朱武都不用拿出手機就能從鈴聲聽出是誰。

赭杉軍。

該死,一定又是挽月那邊出狀況了。

他剛順利結婚就不能讓他多舒心一會兒么?朱武嫌棄的接起電話,用興趣缺缺的語氣問,“赭隊,她又怎麼作死了?”

“她告訴我腹部不適要去洗手間,但卻跑了。還好我事先在她身上放了追蹤器,因為目前她停留的地點,我覺得很有必要立刻通知你。”

“哪裡?”

“她回去內部調查科了,理由不明。”

“謝謝通知。”

朱武掛掉電話,將挽月回到內部調查科的事告訴了蒼。

蒼坐到一邊去想了一會兒,然後抬起頭對朱武說,“我們也回去,比起等著練峨眉上門來抓這樣不體面,不如直接回去配合調查。”

“抓?什麽意思?”

“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圈套,她在陷害你。”

“陷害我?爲什麽?”

“爲了得到你。”

聽到這句話,朱武覺得背脊生寒,由心底深處升起一股顫栗。

此刻朱武真心希望,蒼能錯一次。


 

Re:【蒼朱】Doctor&Boss Case Eleven 5
----------------------------------------------------------------
 
蛛姬(游客)发表评论于2013-9-16 10:41:00
 
蛛姬(游客)说道这婚礼 婚礼是很点赞 但是说道这个婚礼 我又想到了 樱花和蠢柚子。貌似这两只还只是同居中哦!~
桃子好点赞哦 点赞哦!~
以下为Maryanna的回复:
233333
难道要樱花和柚子也去婚礼一下么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蒼朱】Doctor&Boss Case Eleven 5
----------------------------------------------------------------
 
访客Mri7Lx(游客)发表评论于2013-9-8 20:23:00
 
访客Mri7Lx(游客)快点灭了孤月!!!
以下为Maryanna的回复:
收到~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蒼朱】Doctor&Boss Case Eleven 5
----------------------------------------------------------------
 
annalilian发表评论于2013-9-8 19:52:00
 
annalilian恭喜苍和朱武交换戒指,结婚成功!撒花\(^o^)/~
表示对于一步莲华的恶趣味不予置评!
挽月果然还是对朱武有着那种恶心的想法,居然用这种方式,太太,求虐,狠狠地虐虐她!
以下为Maryanna的回复:
一步莲华表示那个不是恶趣味,是很高雅的趣味呢哼唧,不然那俩都没法结婚不是哼唧
没事,虐她的事表弟表示愿意帮忙

 

Re:【蒼朱】Doctor&Boss Case Eleven 5
----------------------------------------------------------------
 
蛛姬(游客)发表评论于2013-9-8 17:04:00
 
蛛姬(游客)这婚礼点赞!闪瞎我的眼!
以下为Maryanna的回复:
噗,还好龙老板不举行婚礼,不然全瞎了【喂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