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阴掌历

 

<<  < 2015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本色芳华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风华万千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南柯新梦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临水镜影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知己难求
 
 

踏雪留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八方入耳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月】你所不知道的日月CP(全)
----------------------------------------------------------------
 
Maryanna 发表于 2015-6-7 10:05:00
 

朱闻苍日和箫中剑走散了。

朱闻苍日爬上了天邈峰之巅极目远望。

朱闻苍日发现了远处非天境里的小型暴风雪。

朱闻苍日华光而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暴风雪中心死死抱住伫立其中的人影。

“无人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为什么丢下我一个来找嫇娘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公子,你认错人了。”

低沉的语调。

抬头,看见白头发,低头,发现跟自己一样是红白系。

朱闻苍日太过惊讶他没放手。

“你好,敝人朱闻苍日。”

“你也好,在下苍月银血。”

苍月银血被他撞的胸闷,没有推开他。

“苍月你好。”

“苍日你好。”

“苍月你吃过了么?”

“苍日我吃过了。”

“苍月?”

“苍日。”

“苍月……”

“苍日。”

“苍月!”

“苍日。”

【划掉】天波浩渺里睁不开眼睛的男人抖落一地香榧子壳,“阿嚏,谁在念我?”【划掉】

“咳,你还是叫我朱闻吧。”

“你可以喊我银血。”

【划掉】苍停止了打喷嚏。【划掉】

一声女子高喝,“朱武,放开我大伯!”

【划掉】爱染嫇娘用眼神示意朱闻苍日,她的丈夫要哭了。【划掉】

【划掉】朱闻苍日用眼神示意爱染嫇娘,你丈夫长的像某位美丽的天使,我好想弄哭他。【划掉】

基于各种理由,朱闻苍日没有放手。

幽溟在爱染嫇娘怀中痛哭流涕。

一柄银枪闪着冷冽的光芒直捅朱闻苍日脑门。

一把长剑闪着寒光架住气势汹汹的银枪。

现场出现了另一团暴风雪。

白长直的绿眼睛剑客拎走了头顶蝴蝶结的男人。

白长卷的蓝眼睛(眯眯眼)枪客发出一声冷哼。

远走的暴风雪里传来一声呼唤,“苍月再见。”

知书达理的月族战神在另一团暴风雪里平静回应,“苍日再会。”

【划掉】六弦之首因不可抗力(打喷嚏)糊了“伪”四奇之首一脸香榧子。【划掉】


 

Re:【日月】你所不知道的日月CP(全)
----------------------------------------------------------------
 
月釵(游客)发表评论于2015-12-10 22:24:00
 
月釵(游客)看到這CP名稱嚇死我啦~~~~~~想說你哪時變節啦(喂)
冒著被雷死的風險點進來看文..........
呼~~鬆了一大口氣......嚇死俺了

許久沒聯絡,電腦換了沒了瀏覽器裡我的最愛,你QQ好像也改名了
還好靠著搜尋"蒼朱"關鍵字又找到這裡XD
跟你說聲好久不見啦~~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